杭州食品招商网

杭州食品招商网

杭州食品招商网提供全国食品类厂家发布的酒类、饮料、休闲食品、方便食品、干鲜调味品等14类食品招商信息,是全国食品类经销商或代理商代理招商产品信息的首选。

菜单导航
杭州食品招商网 > 食品饮料代理 > 正文

起底网店“职业吃货”退赔团打码机造“过期”食品组团索赔

作者: 杭州食品招商网 更新时间: 2019年12月12日 16:58:10 游览量: 144

简述:

“吃货”群中每天都有很多人发“上车”的帖子。 李显卖牛肉干的店被“吃货”恶意投诉,即将关店下线。 “吃货

原标题:起底网店“职业吃货”退赔团 恶意“打假”:打码机造“过期”食品组团索赔

起底网店“职业吃货”退赔团打码机造“过期”食品组团索赔

  “吃货”群中每天都有很多人发“上车”的帖子。

起底网店“职业吃货”退赔团打码机造“过期”食品组团索赔

  李显卖牛肉干的店被“吃货”恶意投诉,即将关店下线。

起底网店“职业吃货”退赔团打码机造“过期”食品组团索赔

  “吃货”群主陈京给记者发的他靠打假“吃”的货。

起底网店“职业吃货”退赔团打码机造“过期”食品组团索赔

  一名“吃货”给被投诉店主发信息,让其私下退赔。

起底网店“职业吃货”退赔团打码机造“过期”食品组团索赔

  牛肉干店主李显拒绝一名“吃货”私下退赔的要求。

  “26元买4500斤水果”买垮水果网店事件,让“羊毛党”这一网络黑灰产链浮上水面,更有甚者,抓住规则漏洞或者违法行为,以“打假”之名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。

  “以前打假是一门技术活,但现在人人都可以操作。”陈京在自己的“吃货”群里敲出这句话后,直接甩出了一条网店链接,催促徒弟们快点“上车”。像这样的“吃货”群,陈京有几十个,他们是专门以“打假”为业的团队,只要发现哪家网店有明显的价格漏洞或销售问题产品等,便集体下单向平台投诉并索赔,即便是正规商家,遇到他们集中投诉,也大概率会选择赔偿了事。

  此外,新京报记者卧底数十个“吃货”群还发现,这些“职业打假师”还将自己的经验制作成可模仿复制的“打假秘籍”,以开门收徒的方式裂变出一个又一个打假团队,有些团队除了打假之外,还会向商家收取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的“保护费”,承诺“免打”保护。

  有电商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,很多“吃货”的行为有明显特征,可通过大数据识别,但其群体也在不断扩大,注册小号的成本也低,平台不能完全进行事先有效识别。

  12月2日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《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暂行办法》,规定“不是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、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,或者不能证明与被投诉人之间存在消费者权益争议的”,市场监管部门不予受理。这意味着以“打假”等名义实施恶意投诉的“职业索赔”行为将受到规制。有商户也希望借此新规,让各方更重视保护商家的权益,加大对恶意投诉索赔行为的监管。

  “上车”“车费”

  暗语沟通团队作战

  “188赔900,有车,速来!”

  11月28日,在一个名为“吃货退款索赔”的QQ群中,一行简短的字迅速在一个“吃货”群里发酵,不少人统一回复“上车”。

  紧接着,“车主”会将一条某电商商品链接发给群员,几十个人同时下单,到货后再以各种理由申请退款或索赔。成功后每个人都要向“车主”支付收入的10%到30%不等的报酬,俗称“车费”。

  “这就是现在打假的经典模式,即使你什么都不懂,只要跟着老司机操作,一样能赚钱。”陈京告诉新京报记者。据他介绍,“吃货”有两种意思,一种是收到货申请仅退款不退货,这种情况较为普遍,还有一种在收到货品后,打假成员会以无中文标识、商品资质有问题、高仿假冒、产品过期、没收到货等理由向商家索赔。

  “你要记住,没有不怕投诉的商家。如果几十个人一起投诉,平台会默认是商家的问题,一打一个准。”陈京说,“打假”的范围五花八门,大到家用电器小到衣帽鞋袜,甚至QQ会员充值业务。

  陈京曾经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文案撰写,一年前在一位“师傅”的引领下开始涉足打假行业,而现在的他早已辞去工作专职打假,“每个月除了手里的货,月入上万很轻松”。

  “一家店只能打一次,否则容易被平台监控到,但是这不是说打完这家就没有价值了。” 除了自己带队打假外,如果发现某个商家“特别好打”,陈京还会将这个链接转卖给其他的“车队”,再赚一笔。

  这正是让很多商家头痛的问题。在深圳经营一家无线耳机店的王升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的店铺在10月份曾先后5次被密集投诉,最终导致自己商品下线,“每一伙人用的理由都是一样的,耳机有噪音、仿冒苹果品牌等等。不管怎么解释都会被投诉。”

  记者在王升和其中一个名为“巴比龙”的聊天记录中看到,如果愿意出价,对方保证“再也不会有其他人来打假”。

  388元拜师

  收徒培训传授“秘籍”

  除了每天分享链接召集新成员“上车”,一些打假人还把自己的经验整理成各种“打假秘籍”,以开门收徒的方式传授给“小白”。

  这些打假团队的裂变速度极快。记者曾在一个群中看到至少有十几个“师傅”收徒传授,不到一天,一个打假群就可以扩展出七八个来。